琥珀科技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您的位置:钢琴入门指法教程 > 钢琴百科 > 正文

目录

1,梦回青河哪里有详细介绍?

梦回青河哪里有详细介绍?

贴不下了,后面有网址,打开就能看全了。

第一集

一只小船在浙东水巷里游走。眼前的一切让已入暮年的定玉浮想联翩。破败的水搁前,更显年老色衰的德贤,惊愕地发现了船头上的定玉。

30年代的水乡,施家塘施家新房内,蒙着红盖头的美云浑身发抖,无助的小鹿般等待厄运降临。施旺财连哄带推将自己的傻弟弟弄进洞房。施傻子张口咬美云的脖子时,碰倒蜡烛,点燃了帷幔,美云趁乱逃出。途中,美云与前来搭救的表哥国一相遇。国一让美云先回林家,自己引开施家追赶之人。 林家大院内,病入膏肓的林宗懿,恍惚看到美云在阴间的父亲责怪自己未守承诺,惊醒后林老爷向家人询问美云下落。定玉告诉外公,美云被大姨德贤嫁到施家。林老爷叫来大女儿德贤,责怪她不该将美云嫁给施傻子。被情人马浪荡偷梁换柱骗了的德贤,忙向父亲做着辩解。德轩赶回家,向家人讲述在上海抗日之事。施家来了多人闯进林宅,追问美云下落。林家父子与之相持时,日本人打进镇海。林宗懿让德贤发毒誓,日后定当善待美云,他又让定玉和国一 双双跪在了自己面前。

第二集

林宗懿让林老太太赶快带全家人出逃,又把家里一笔财产藏匿之处悄悄告诉给了德轩。在被日本兵占领的镇海县城,国一和美云焦急地搜寻着美云的踪迹。涉水过河时,定玉对国一撒娇,还暗示佬爷已为两人定亲。逃跑途中美云发了高烧,被朱寡妇母女搭救。面对相貌姣好的美云,朱寡妇动了坏念头,找来外甥马朗荡进行商议。国一和定玉来到山洞和躲藏在这里的德贞汇合,家人阿炳跑来报信,说林家老宅已被日本人烧毁,德贤把林老太太以及德良、德福接到王家埠自己,她要德贞一家也一起过去。王家,林老太太感慨日本人来了家人在难团聚,德贤借机说全家人吃着喝着自己,不要再拿嫁美云的事责怪她。林老太劝全家人不要为美云一个外姓人伤了和气。德贞对大哥德良讲,她不大赞成定玉配给国一; 德良却表示他喜欢定玉,能接受这门姑舅亲事。德贞丈夫俊明在上海花天酒地,包养舞女翠仙,德贤和德良谈论此事时被定玉听见。定玉向国一询问,国一说曾听到父亲讲过这件事。马朗荡打算和朱寡妇一道将美云卖到妓院,对德贤却谎称要把美云嫁给自己的远亲。染上毒瘾正打算向大姐德贤借钱花的德福,无意中听到两人谈话,他对林老太太说,大姐在父亲临终前是发过决不虐待美云的毒誓。

第三集

德良责怪弟弟德福自己吸鸦片成瘾,又害了媳妇青莲。林老太太替小儿子辩护,非说是青莲拐带坏了德福。德福明白大哥一切是为自己好,他要德良阻止德贤不能卖美云。定玉向大舅德良打听,父亲在上海行为不端是否属实。德贞听出德贤话中暗示自己丈夫在上海有了女人,也来德良出询问。怒气匆匆的国一,找到正在打麻将的大姨德贤,要她讲出美云下落,德贤当着全家人矢口否认自己卖掉美云,德福则不敢承认曾偷听到德贤和马朗荡谈话。德轩和女友王淑如在印刷抗日传单时,被校长关介民告密,引来日本兵抓捕,同情抗日的张教官帮助他俩逃走。雨夜中,德福的妻子青莲到德贤家藏书楼偷玉雕花瓶恰被祖善撞见,祖善疑是美云召来历鬼而惊骇万分。林老太太错怪国一,责怪他不该装神弄鬼吓唬祖善,国一坚不承认。祖善发神经撕扯德贤头发,德贤找来和尚来家里念经躯鬼。

第四集

马浪荡和朱寡妇将美云骗到妓院。恰逢日本兵来妓院抓“花姑娘”。马浪荡 趁乱逃走,朱寡妇被日本兵杀死。美云及阿桃被日本兵抓走。王家佛堂内,德贤问林老太太,宅子里闹鬼是否因为自己没善待美云遭到 老天爷报应, 林老太太反问她是否真的卖掉美云,正说时 窗外一记炸雷,顿让 娘俩心惊肉颤。日本兵在一座空院内对美云、阿桃施暴,恰好德轩、王淑如和张教官张贴抗日标语时 路过此地。经过一番 殊死搏斗,德轩等人杀死日本兵救出美云。 德轩劝美云 回家,并告诉她林老爷已去世。 青莲黎明时把德贤家的玉雕花瓶拿去换大烟土,神色慌张让国一、定玉生疑。 马浪荡溜回德贤卧室,内心感觉愧疚的德贤要他快去把美云给找回来,马浪荡称美云已被日本兵带走。德轩送美云回到王家, 德贤当着众人演戏,称自己不 该草草把美云嫁出去, 德贞讥讽姐姐虚情假意。祖善对美云施虐,被国一看见,国一怒打祖善,引得德贤不悦。 德轩悄悄溜回来看望林老太太,被祖善发现。

第五集

林老太见德轩回来欣喜万分,拿出自己的私房钱资助儿子抗日,还向德轩询问林老爷是否交待有遗产。谈话时德轩留露出不满德贤虐待美云,刚好被进屋来的德贤听见,德贤对弟弟背后谈论自己不满,称德轩没良心,说早知如此当年就不该以身相救。此言一出德轩惶恐不安,不但退回母亲给的私房钱,还发狠说到以后自己绝不再到德贤家来。德轩劝国一、定玉和美云,待时局稳定要去学校读书, 最好投奔到自由区去。内心矛盾的德贤割舍不了姐弟情,送德轩上船时,扔给了他一包银元。定玉觉察出小舅和大姨的关系不一般, 国一讲出当年德贤以身搭救德轩,不得不屈就嫁给王家当了偏房的事。德轩心里也明白,大姐德贤在王家过了很多苦日子,容不得美云完全是为了泄恨。德贞不愿看德贤的脸色过日子,欲回青河,临行前和德良谈及 她不赞成定玉和国一的婚事 。迷蒙细雨中,德轩和王淑如断桥边依依不舍。马浪荡告诉德贤, 日本兵正在四处抓捕抗日分子林德轩。

第六集

国一陪着美云到坟地祭奠林老爷。想念起生前关照自己的外公,美云泪如雨下。 回程途中,共撑一把油伞的美云和国一产生难以言表的情愫。林老太太告诫国一,绝不可因为美云的缘故而处处与祖善过意不去,一贯孝顺的 国一违心应允。 一直垂涎王淑如美色的镇海中学校长关介民,利用日本人通缉德轩一事,企图让王淑如就范,遭到王淑如痛斥。暗中一直保护王淑如的 张教官,用开水烫伤关介民。林老太太嘱咐国一,不得对外人讲出德轩送美云回来,国一说祖善已经知道此事。,林老太太认为祖善不会出卖亲娘舅。祖善找来马浪荡,要他帮忙抓偷家里东西的“女鬼”。雨夜中,青莲又到书房偷东西被祖善和马浪荡逮个正着。祖善叫来全家人看所谓“家鬼”。青莲羞愧难当,瘫倒在德福怀里。林老太太和德贤不顾德福哀求,执意把青莲卖掉。美云要用父亲留给自己的财产为青莲担保遭拒。祖善又欲对美云施暴,被国一制止。

第七集

德福不敢不遵从林老太,在休妻的文书上签了字。小两口即将生离死别, 依依不舍在一起饮酒吸大烟。对卖掉青莲一事 德贤心有内疚, 马浪荡劝她该下狠心就得下狠心。 美云、国一、定玉为青莲送行;德良、德贞和德福自觉无颜相送未露面。 德福思念青莲,神情恍惚整日以泪洗面,还常常放眼林老太太和 德贤才是真正的家鬼。国一怒斥祖善,称小叔德福病重和婶娘青莲被卖都是因他的缘故, 祖善反说吃喝嫖赌是林家人的德性。一怒之下, 国一将祖善推到河里。德贞怪定玉看到国一、祖善打架不去相劝, 定玉对母亲说,祖善讲父亲坏话,说父亲 在上海“正搂着个臭婆娘呢,”。德良对国一罚跪,不允他处处和德贤、祖善做对。林老太太则提醒国一不要被美云勾引。

第八集

德贤、祖善母子又一次对美云施虐被国一碰见,国一仿佛疯了一般怒打祖善,气昏德贤。德贞、定玉为美云伤口涂药 ,美云称自己实在不想活了。定玉试探着问国一,倘她被别人欺负,国一能否像帮助美云一样帮助她。德福思念青莲身体日渐衰弱,人更是变得神经兮兮。林老太太哀叹,林家就要没希望了。德贤对德良、德贞放言,谁在管她家的闲事就请离开。仆人阿炳告诉急于回家的德贞,青河暂时还不能回去。国一、定玉、美云一起去古刹烧香,各自许下不同的心愿。回家的路上,三人碰到日本兵的拦截,见日本兵要抓捕的抗日分子极像德轩。马浪荡猜出祖善是想通过施旺财把美云弄出王家。定玉想单独和国一呆在一起,遂约国一去溪边玩耍,却发现美云也在溪边。定玉恶作剧,谎称德贤正在到处找美云,国一对定玉的做法十分不满。

第九集

仆人阿歪嫂告诉美云,以后德贤、祖善母子再打她时要大喊大叫,让家里人听见好去相救。阿炳感慨美云是“小姐的身份丫鬟的命”。国一和定玉在溪边漫步,定玉不由自主地沉浸在幸福的遐想中。国一提议去看看美云是不是又挨了德贤母子欺负, 让定玉感到不快。德福思念青莲越发神经错乱,林老太太却执意不允德良找回青莲。日军驻地,祖善目睹日军以活人当目标练习刺杀。不怀好意的马浪荡让施旺财放过美云,作为交换条件,马浪荡告诉施旺财林家老宅藏有财产,日本人悬赏要抓的抗日分子是德轩。德贤向林老太太打探林老爷是否留有财产,林老太太答应待德轩回家询问一下,并安慰德贤,如果有财产大家都有份。国一和美云担心祖善出卖德轩。德轩搀扶负伤的同伴王文谨回德贤家躲藏。弥留之际,德福称自己对不起青莲。德良做主,让阿歪嫂马上去找青莲。祖善说漏嘴,马浪荡知道德轩回来,欲向日本兵告密,被德轩战友王文谨发现。

第十集

林家全家人商谈如何料理德福的后事。德贤、德贞两姐妹发生口角。内心有愧的祖善,在德轩面前深感不自在。王文谨告诉德轩,他看见马浪荡慌张离开王家,德轩怀疑马浪荡可能是向日本兵告密,急于带王文谨离开德贤家。德贤难以容忍家里人怀疑自己的情人马浪荡。马浪荡果然带着日本兵来抓德轩。心生恻隐的祖善,要定玉赶快告诉德轩快离开自己家,还想定玉发誓他绝不会出卖亲舅舅。日军闯进王家欲抓捕德轩扑空。德良国一父子惨遭日军毒打。德福出丧,难掩内心悲痛的林老太太找来和尚念经。为躲避战乱,德贞丈夫俊明带着舞女翠仙离开上海,辗转回青河。国一告诉德良,向日本人告密出卖德轩的是马浪荡。德良欲向祖善问个究竟。青莲赶回为德福送丧,悲愤中把德福用过的烟枪和烟灯狠狠摔在地下。


第十一集

德良、德贤追问祖善,是否真的是马浪荡带着日本人来抓德轩,祖善予以否认,德贤说马浪荡不是大家想象的那种人,还说出没准那一天德贞丈夫赵俊明会从上海领回来一个野妓。俊明带着翠仙乘船回青河时,与一身素孝的青莲擦船而过。国一强迫祖善在林老爷遗像前起誓,保证日本人抓德轩与他的确无关,气愤中把祖善揪到河边往水里按。德贤责问马浪荡,为何要向日本人告密,出卖她的亲弟弟,马浪荡佯作受了误解,矢口予以否认。林老太太要德贞不要总在说话时刺激德贤,毕竟全家人一直吃住在王家。国一故意捉弄马浪荡,在楼梯上抹油,让马浪荡从其滚了下来。赵俊明带着翠仙来到德贤家,全家除德贤祖善母子还算客气外,其他人都对俩人的到来表现得十分冷淡。

第十二集

翠仙对德贤心存感激,俊明晚上仍冷落德贞让德贞深感伤心。看不过去的定玉让父亲陪伴母亲德贞,俊明却仍只顾和德贤、翠仙等人打麻将。德贞要女儿定玉不要管大人的事,定玉对父亲的所为产生强烈不满。美云要国一和自己一起去安慰定玉,国一认为定玉的心胸狭隘,容不得别人去同情自己。林老太太借全家人吃饭之机,指桑骂槐,借辱骂丫头桂菊映射俊明,俊明予以回应,和林老太太发生激烈冲突。德良无法容忍妹夫俊明所为,打了他一个嘴巴,逼他马上给林老太太道歉。翠仙要离开德贤家,俊明坚决不同意。美云告诉定玉,她母亲德贞已经带着小翔回青河了,临走前留下话,让定玉在大姨家多玩几天再回去。由于对父亲的强烈不满,定玉对身边所有的人都开始充满怨恨,并感到内心非常孤独。

第十三集

定玉的尖刻话语刺伤了美云,国一指责定玉过于刁蛮。德贤对林老太太讲,德贞、俊明最终总是要回王家来。祖善开始觊觎翠仙姿色。病中的定玉向悉心照顾自己的国一示好,国一要她以后不要再用言语伤害美云。给定玉买药的路上,国一要美云一定不要去计较定玉的态度。美云说,只要国一能对定玉好,定玉就不会再误解自己。面对被日本兵打伤的马浪荡,施旺财辛灾乐祸,他要马浪荡今后别打美云的歪主意。心怀感动的定玉,让服侍自己吃药的美云别计较她过去的态度。祖善毒打丫头桂菊,国一对林老太太不予阻拦不满。青河赵家,俊明献殷勤,给德贞煮冰糖荷包蛋,翠仙要俊明晚上到德贞房间睡觉。乡公所长贺连带着日本兵闯进赵家搜查。美云向定玉诉苦,希望和国一、定玉一起到宁波读书。俊明偷拿德贞首饰变卖,供自己和翠仙在宁波玩乐。德贞知道后越发伤心。

第十四集

施旺财、贺连逼迫懂日语的赵俊明出来给日本人干事,赵俊明不敢执意不从。德轩女友王淑如,到教堂接收抗日用通讯器材被校长关介民盯梢,幸被其他抗日同志解救。铁匠铺里,王淑如与德轩秘密相会。镇海中学,张教官看着被撞伤的关介民幸灾乐祸,气急败坏的关介民,要张教官准备与日本军官中野康夫比试刀法。张教官慨然应诺。关介民再次纠缠王淑如,碰了钉子。德轩和张教官扮作蒙面人,半夜潜到镇海中学关介民宿舍, 逼着关介民拿出钱资助抗日并写下借据。日军驻地,赵俊明被逼观看日军歌伎表演,内心苦闷异常,因翠仙过于逢迎日本人和她发生冲突。赵俊明带着翠仙又回到王家埠,他恳求妻子德贞能够宽容翠仙。

第十五集

翠仙提醒美云,要她提防施旺财打她的坏主意。德良让俊明和翠仙尽量少出门,免得惹出麻烦。祖善、翠仙眉目传情。施旺财和马朗荡在林家老宅找寻财宝时挖到金银首饰。林老太太看不惯俊明和翠仙在一块, 德贤劝解。定玉怪父亲俊明不该让翠仙给弟弟小翔洗澡,俊明要定玉争取到镇海中学读书,当个新知识女性,并说自己不赞成她和国一的婚事。定玉要父亲向德贤求情,能让美云也出去读书。俊明对德贞说,他很担心日后在国一、美云和定玉3个人之间酿成悲剧。美云羡慕国一、定玉能去念书,哀叹自己命苦。德贤以美云勾引国一为由, 要德良尽快给国一、定玉办亲事。德良称德贤是在下一代之间种下仇怨。祖善在德贤、德良面前散布美云在勾引国一。定玉又耍小性子惹得国一不满。美云对定玉表白,自己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国一因咒骂德贤,遭父亲德良暴打,定玉以身相护。



第十六集

祖善无意偷听到德良、国一父子的对话,对母亲德贤说,如林老太爷还留有财产,全家人都该有份。张教官告诉德轩,施旺财和马浪荡在林家老宅挖到珠宝首饰。马浪荡诱骗德贤,要她把德轩骗回来,以打听出林老爷财产的秘密。夜半更深的林家老宅,德轩、张教官扮作恶鬼,吓走来挖宝的施旺财。施旺财引来日军佐田俊到林家老宅寻找财宝。马浪荡怪施旺财独吞不成,引来日军挖走林家财宝。林家全家人议论财产被日本人挖走一事,对知道财产秘密的德轩不满。德贞要俊明把翠仙带到上海。德贤责怪马浪荡,不该将林老爷留有财产一事告诉施旺财。施旺财与贺连来到王家,以索要美云的嫁妆费以及日本人怪罪俊明不出来做事为由,对林家人进行敲诈。

第十七集

德良对施旺财讲,林老爷在世时已表示退掉美云婚事,施旺财抬出日本人对林家施压。关键时刻,林老太太出面,用两张银票打发走施旺财。马浪荡无 意中偷听到美云手里还有一笔德贤不知晓的私房钱。林老太太对美云说,打发走施旺财要感谢二妈德贤,又叮嘱德贤,无论如何不能对马浪荡讲林老爷留有财产的事。马浪荡在德贤面前,坚决否认对施旺财讲过林老爷家财产的事,又把美云有私房钱的事告诉给德贤。定玉、国一猜出林家老宅闹鬼是德轩设法保护家产。林家老宅,混战当中德轩中枪负伤。德贞回林家老宅大谈。途中被人监视。施旺财开始怀疑林家老宅装鬼的人是德轩。张教官、王淑如把德轩负伤的消息告诉给德贞。

第十八集

德轩伤重昏迷,德贞和张教官、王淑如商量把他送回王家治伤。马浪荡要德贤尽快找到德轩,弄清林家老宅财产下落。小翔得病发烧,德贞不满丈夫俊明将小翔放在翠仙处。德贤对林老太太讲,谁也不能独自染指阿爸生前财产。祖善偷看翠仙洗澡被定玉发现。祖善极力挑拨定玉忌恨美云,并以帮助定玉得到国一为条件,要定玉为自己丑行保密。林老太和德良,要德贤无论如何不能把德轩回来养伤的事情告诉组善和马浪荡。德贞说,也不能让定玉知道此事,理由是她与组善关系过于亲密。德贤要把组善打发去读书,对翠仙怀有邪欲的祖善十分不悦。定玉觉察出全家人是有事瞒着自己,赌气说要和父亲俊明一起去上海。德贞对俊明说,定玉的性情越来越象德贤。俊明希望德贞在自己去上海期间能好好照顾翠仙。

第十九集

临别前,德贞终于对俊明讲出自己内心隐痛,表白她无论如何也狠不下心惩罚对方。祖善又来挑唆定玉,并和定玉针刺美云相片以泄恨。美云发现了被定玉、祖善针刺过的相片,内心深感凄惶不安。张教官和王淑如将伤重昏迷的德轩悄悄送回德贤这里养伤,全家人独瞒着定玉和组善两个人,岂料,偷偷溜进王家的马浪荡有所察觉。林老太太取出祖传的红伤药为德轩治伤。醋意大发的定玉,追问一直在照顾德轩的国一和美云刚才干什么去了,国一不便过多解释,反问定玉为何要针刺美云相片。定玉嘴硬,说是组善一个人干的事。国一对定玉说,她这样由着性子来,说不定什么时候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

第二十集

德轩苏醒过来,王淑如激情难以自制。组善十分不情愿离家去读书。德良、德贤对德轩一直不讲出林老爷遗产的事感到不满。林老太太让德贤出面再去向德轩问一下。德贤准备找德轩谈谈,恰好听到定玉在向德轩讲自己对美云一直不好。在日军住处,施旺财对马浪荡说,日本人在林家老宅找到的金银首饰多是些假货,要他尽快想办法帮日本人抓到德轩,弄到林老爷遗产。德贤和德轩担心,长时间不让马浪荡来王家会使他起疑心。其实马浪荡已经猜出德轩可能躲藏在德贤家里。祖善从学校溜回, 溜进翠仙屋与寂寞难耐的翠仙跳舞。全家人对祖善回来感到担心,这让德贤怒不可遏。马浪荡心怀叵测来王家窥探, 从祖善嘴里,他知道阁楼藏有人。俊明为小翔买药,回来途中被设卡盘查的日本兵踏碎。


第二十一集

小镇酒馆里,酒醒的祖善无意中听到施旺财和马浪荡谈起日本人要来家里抓德轩。俊明回到王家,给德良带回一张报纸,上面刊有祖善在学校因丑事被开除的消息。看病的郎中说小翔得了伤寒,俊明对德贞让中医给小翔看病表示不满。德贤察觉到儿子组善有意亲近翠仙,心里不无隐忧。德贤警告马浪荡,如果德轩真的出事自己不会决不会原谅他。祖善暗示母亲德贤,一定不要让德轩回到王家来。定玉对俊明冷落德贞十分生气。德贤、德良追问组善关于报上刊登他的事的真相,祖善狡辩,对带回报纸来的赵俊明生出仇恨。德贞告诉林老太自己做了不祥噩梦,小翔恐怕熬不过去。施旺财带着日本兵闯进王家,全家人一时有些惊慌失措。

第二十二集

施旺财领着日本兵到阁楼上搜捕德轩扑了空。因日本兵在周围布岗,小翔发高烧不能出去医治。德贤、德良埋怨国一,不把德轩已经转移的事告诉他们。出于好奇,祖善想从美云口中探出德轩下落,马浪荡借机对美云轻薄。祖善对定玉说,日本人抓不到德轩不会轻易罢手。小翔病势渐重,门外的日本兵不让俊明送小翔出去瞧病。日本兵在撤走时,抢掠走德贤家里的许多财物,气急之下德贤瘫倒。美云拿出私房钱给德贤应急,德贤一时颇受感动,当场对众人表示,自己以后一定善待美云。小翔死在看病途中,悲痛不已的德贞对定玉说,这回可是和了你的心愿,闻听此言,定玉深感孤独惆怅。德贤、马浪荡打麻将时调情,恰好被定玉看见。

第二十三集

德贤欲送美云外出读书,一直觊觎美云的马浪荡挑唆德贤改变主意。祖善也挑唆定玉出面予以阻拦。马浪荡对祖善讲,自己要娶美云不准他再对她进行虐待。美云憧憬和国一、定玉一起读书的神情,打动了定玉。因照顾生病的德贤,美云最终未能读书。镇海中学,国一问起定玉,美云为何没来读书,心生醋意的定玉耍起小性子。张教官、王淑如提醒定玉,须处处提防校长关介民。关介民企图从定玉嘴里探听德轩情况碰壁。定玉同宿舍的沈慧英和宋曼如的关系不正常。关介民勾引放浪的沈慧英,惹得有背景的宋曼如吃醋。王淑如斥责关介民不该到宿舍轻薄女生,要沈慧英自己也要自重。

第二十四集

张教官让女同学们今后少招惹关介民以免吃亏。翠仙处处有意讨好德贤。祖善与翠仙调情令美云生厌。王淑如告诫定玉,什么时候都不要让妒嫉在心灵中占上风。打算奔赴游击区的德轩到学校看望国一、定玉。定玉、国一交往日渐亲密,无意中俩人发现关介民和沈慧英在学校的树林里偷情,并偷听到关介民要沈慧英盯住定玉,以引出抗日分子德轩。马浪荡用德贤的项链讨好美云时,被德贤撞见。 马浪荡哄骗德贤,要她尽快找到德轩,了解林家老宅财产秘密,并要德贤把美云嫁给自己。德贤不再提让自己读书的事情令美云消沉。为不让沈慧英讲出自己在和国一约会的事,定玉有意向沈慧英献殷勤。

第二十五集

国一回到王家。美云悉心照料使定玉一时感动。美云还告诉定玉,祖善与翠仙的关系不正常,定玉发现俩人果然在一起鬼混。气愤不已的定玉不知如何处理,美云出于好心,告诉定玉可写信给父亲俊明暗示。国一染上疥疮,德良从学校把他领回来。 俊明接到定玉的信,悄悄离开上海回到王家。俊明责怪德贞没看好翠仙,德贞反唇相讥。俊明捉奸,把祖善绑到院外柱子上予以痛打。林老太出面相救,失去理智的俊明把林老太太推倒。翠仙趁机溜走。林老太太和德贤满腹狐疑,猜测到底是谁向俊明写信透漏的消息。德贤拿德贞出气,说她是喂不熟的鸟,埋怨她没看好翠仙。德贞气极,抓起一把纸钱甩到德贤脸上。

第二十六集

林老太太询问定玉,是否是她给父亲俊明写信通风,搞得家里大乱,定玉矢口否认。林老太太暗示定玉,自己是想帮助她,她可把此事全推到美云头上。国一对美云说,不应该给定玉出这个主意{指给俊明写信通风},这回给她带来大麻烦。美云顿时吓得魂不守舍。马浪荡诓骗俊明,称是德贞把翠仙赶离王家。俊明迁怒德贞,动手将其毒打。俊明想悄然回上海时,碰到德良;德良质问他为何这样一走了之。德贞带着定玉回到青河自己家。林老太太对德贤说是美云给俊明写信,德贤又对美云心生强烈怨恨。国一、定玉又为美云发生争执,林老太要国一以后不要总去管美云的事,国一说走进德贤家如同走进墓穴。

第二十七集

国一已经猜到德贤愈加记恨美云,可能定玉也在背地里使了坏。定玉故意在林老太面前大谈国一对美云如何如何关心,惹得林老太太对美云大为不满。 国一指责定玉不该当面一套背后一套。定玉以德贤要将其嫁给马朗荡来刺激美云,转而又编出美云和一个男人在河塘对面约会的瞎话讨好德贤。祖善戳穿定玉的真实想法,称他们俩人已经站到一边了。国一、定玉回到镇海中学,美云在家里的处境愈加凄惨。德贤告诉马朗荡,说她已经同意将美云嫁给他。校园内,定玉欲和国一亲近,国一态度冷淡。美云对德良讲,她死也不想嫁给马朗荡。林老太和德良商量,要国一娶美云为妻,德良再用美云的嫁妆费在上海做生意,以解全家燃眉之急。

第二十八集

德贤对美云说,打算退掉她和马朗荡的婚事,这话让美云欣喜异常。俊明、翠仙又回到青河。深夜里赵俊明予回家,德贞未给他开门,她要俊明先回旅馆照顾翠仙。趁赵俊明一时不在,施旺财把翠仙弄到日军驻地,陪日军军官佐田俊打麻将。俊明找到日军驻地,要将翠仙带回去,遭到日本兵毒打。翠仙表面任凭佐田俊轻薄,内心牵挂赵俊明忍不住暗暗流泪。林老太太对德贞谈起国一娶美云一事,德贞感到突然。旅店内,对来看望自己的定玉,赵俊明要女儿回去告诉德贞,自己不在外面混出个名堂,就不会再回青河,俊明询问国一与定玉的亲事,国一讲他一生一世会把定玉当成好朋友,闻此言俊明感到愕然。

第二十九集

翠仙把俊明因自己的缘故遭日军毒打的事告诉给了德贞,德贞恼恨翠仙,心疼丈夫。不甘心失去国一的定玉,追问国一,他的一生一世把自己当成好朋友的话是什么意思。林老太太过生日时,德良当众宣布国一和美云订婚。忿忿的马朗荡有意撞掉国一酒杯表示强烈不满并忿忿离席。定玉讥讽大舅德良,把婚姻当成买卖。德良对定玉说,她与国一性情不相配,他这也是为了她好。难以接受事实的定玉决意进行报复。施旺财讥笑马朗荡,这边没得到美云那头又被老情人德贤冷落。校园内, 定玉请教于沈慧英,如何才能拢住男人的心。德贞担心定玉任性,国一却担心马朗荡不会善罢甘休。定玉绞尽脑汁试图打动国一对自己上心。

第三十集

校园里,定玉寻机主动亲吻国一,国一不为所动,表现冷静,这使定玉一时心底涌起对国一强烈憎恨,她去求沈慧英帮忙,让关介民找个理由把国一开除。沈慧英不了解定玉内心真实想法,但答应帮忙。学校门口,国一忿然撕掉开除学校将自己开除的告示。 德良猜不出国一因为什么违反了校规,国一却认定,自己被学校开除肯定与定玉有关。美云劝国一不要放弃对美好未来的追求,一定要争取去读大学。定玉故意在国一和定玉面前与组善亲热,祖善趁机对定玉说她不如嫁给他。在定玉挑动下,祖善越发对美云充满仇恨。美云绣出一幅鸳鸯戏水图,拿给国一看,两人一时陶醉在幸福中。定玉要祖善答应,两个人联手拆散国一、美云,但不能真的害他们俩。


第三十一集

德贤和林老太谈论如何才能找到德轩。定玉和组善反复密谋,如何要马浪荡弄走美云并强与美云结婚。国一、定玉在古刹许愿。因担忧定玉报复,美云忧心忡忡,国一尽力美云,他认为对马浪荡倒是不能不防。德贤屋内,面对对自己非常冷淡的老相好,马浪荡故意将自己的手刺伤,加之甜言蜜语,终令德贤

2,梦回青河的剧情简介

三十年代末期的浙东水乡,施家大院的新房里,被后妈林德贤强嫁给施傻子的王美云,可怜而无助。不谙男女之事的施傻子对王美云施虐。躲在房外听动静的表哥林国一,不顾一切闯进门,救出美云出虎口。雨夜中,国一把美云藏于旷野涵洞下,自己引走了众多来追赶的施家人。病入膏肓的大老爷林宗懿,发觉晚辈中少了美云,遂责怪大女儿德贤,一心把美云嫁出去就是为了侵吞美云亲爹留下的财产。医生对全家人说,林老爷恐怕熬不过今晚。老二林德轩从上海赶回家。他向家人宣讲着抗日的道理。施家众人闯进林宅要人,德轩等人与之相持不下时,日本兵攻占了镇海。生命即将衰竭的林老爷,做主定下国一和定云的姑舅亲事。定玉暗自窃喜,国一却感突兀。对着从抗日战场赶回来的二儿子德轩,林老爷悄悄的告述他关于家产的秘密。赵俊明带着舞女翠仙从上海回来。德贞、定玉母女难免心生怨恨。林老太太借故虐待丫头桂菊,俊明打抱不平,林老太太则反唇相讥,意指他没资格对自己说三道四。俊明要定玉退掉和国一的婚事,重进学堂做个知识女性,去寻求个性解放。国一、美云好心劝慰定玉不要为父亲俊明的所为过于伤心。定玉恨透了包括美云和父亲在内的家里所有的人,国一则不理解定玉为何变得如此刁蛮。美云向定玉述说着自己内心的凄苦,定玉听了有些心动。俊明偷偷变卖德贞的首饰,换了现钱领着翠仙到宁波城玩乐。德轩恋人王淑如在传送抗日情报时,被关校长盯梢。德轩枪逼关校长借钱用以抗日,并要他写下借据,留下“资助抗日”的证据。等待这些年轻人和他们的长辈的命运,到底是什么呢。

3,电视剧《梦回青河》结局如何?

  第四十一集

  定玉再次哭着要美云能原谅自己,说以后她不会上祖善的当了。美云说原谅不原谅你都会活下去。月明星稀,美云跳进青河,予以清清河水洗还自己的之身。定玉没有勇气下水相救,只在岸边号啕大哭。已病入膏肓,即将离家去宁波看病的祖善临行前对德贤说,他留下一封信,母亲看后就什么都明白了。德贤阅后知道了美云被害的全部真相,连呼造孽。德良大骂祖善混蛋。德良拿着祖善留下的信,要定玉亲口讲出事情真相,定玉跪在德良面前讲出全部实情,她哀求德良不要告诉她的父亲母亲。德良一个耳光把定玉打倒在地,要定玉选择一样:要么她亲口把实情告诉父母,要么亲口把实情告诉国一。定玉请德良再原谅自己一次,德良果决表示,他决不原谅再一再二再三犯错误的人。黄昏时分,万念俱灰的定玉把国一带到青河边,俩人是朋友,抑或是敌人?。许久许久以后,定玉听说,施旺财和马浪荡被一个妓女勾引上了船, 船行河中被人搞翻。定玉猜想把船搞翻的人一定是德良和国一。祖善后来变得呆傻,生活不能自理。

  好多年过后,一条小船在雾霭瞟渺的青河中游戈,船头站着思绪万千的老年定玉。小船钻出拱桥,熟悉的乡情尽收定玉眼底。陈旧的水阁边,暮年的德贤抬头认出船头上的定玉。青河依旧,物是人非,往事如烟似梦。

4,红色记忆的剧情简介

我们家住在四川东部一个叫黄桷树镇的地方,以用豌豆加工凉粉为生。大哥叶志武(叶静饰)的枪法很好,有百步穿杨的工夫,父亲长年累月在四乡八里收购豌豆,母亲方玉兰(刘蓓饰)实际上成了家里的主心骨。那是一个既黑暗又令人恐怖的年代。“红毛鬼”刚闹起来,隔三岔五街前街后就有枪声,时而又有青面獠牙的“红毛鬼”被保安队吊在街头老黄桷树上示众,并强制每家每户派人去参观。父亲是在外出收购豌豆中的途中被“红毛鬼”杀了的,乡长张宝善(杨子骅饰)把我父亲的尸体找回来,让我们对他这个原来老打我母亲主意的村长有了改观。也让母亲和大哥叶志武、大姐叶玉清(王菲菲饰)都很恨“红毛鬼”。于是,我大哥叶志武要求参加张宝善的保安队,母亲也没有拼死阻拦。张宝善把我大姐叶玉清介绍给国军营长赵明义(宋运成饰),我母亲也没反对。二哥叶志文(花琨饰)被传出得了“红毛病”无法安心读书。大哥跟着赵明义的队伍去打“红毛鬼”,母亲在找二哥的途中也接触了二哥的老师,怀孕的“红毛鬼”廖学书(童蕾饰),她也是我的生母,他们都发现竟然没有传说中的青面獠牙。不久,廖学书、二哥叶志文通过山里游击队抓了杀我爸的人,那人小名叫“野狗子”,既不是保安队,也不是共产党,其实就是我们那一带的土匪,但杀我爸的钱是张宝善出的,共十块大洋。得信后,游击队出动队伍前去抓张宝善,张宝善和他的保安队都跑了,抓到的唯一一个人就是听说游击队打来时就坐在土碉堡里既不开枪也不愿意走的人,那是我大哥。随着大哥二哥都成为了共产党员,母亲和党组织的接触也越来越频繁,组织上帮助母亲在战乱的年代下躲避战火的吞噬,照顾生病的母亲,在这期间,她也和党员何世昌(魏俊杰饰)产生了爱意。廖学书生下我后,就又投入到了新的战斗中,我母亲就一直跟着红军的队伍照顾本就弱小的我,红军部队要进行战略转移。 成百上千的人上路了,军人并不多,绝大多数老人,妇女和小孩,到苏区去,是大家最终的目标。一路上,不仅饥饿极度地劳累也在折磨着我母亲,而且每天还要赶路,照顾伤员,时而还要应付流窜敌人的袭。到达的第二天,我母亲都听到了一件不好的事。我大哥说,我老舅跑了,在打仗时当了逃兵。母亲猜老舅定是跑回了家,赶忙追了回去,本想藏匿老舅的母亲在何世昌的劝说下交出了老舅,法庭经过审理,认为我老舅这种人根本不适宜到军队工作,也没造成什么损害,就无罪放了。在村里还遇到了张宝善,还有我的前姐夫赵明义。在母亲的劝说下,赵明义同意了和母亲一起去苏区治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大哥因为打死了两名红军要受到军事法庭的审判,母亲在何世昌等人的帮助下见了大哥最后一眼,这件事对母亲的打击非常大。回到老房,屋子早已经全被国军占了。这股国军是外地国军,不认识我母亲。几个人围上来问,是不是来探听军事机密。我母亲说这房子是她的,结果一下子就漏馅了。国军的连长叫人把我母亲、我老舅、小五哥捆进磨房,等明天送到上面去领赏。下午,国军连长让一个兵提进来一袋碗豆,说听说你的凉粉远近出名,今晚做顿好凉粉吃,明天就放了你。我母亲真的又磨桨,又打粉,给国军做了顿凉粉。临了,我母亲还跟连长说,屋后的田里窖有老酒你喝不喝,连长说喝。我母亲和连长的兵把老酒启回来,晚上把连长和他的兵灌得酩酊大醉。一屋子的兵都瘫下的时候,我母亲把藏下来的另外几罐酒倒在堆积的柴禾上,趁夜黑点燃了她奋斗了一辈子的老屋。我们家的老屋同国军们同归于尽。我母亲带着我老舅、小五哥在燃烧的火光中重新踏上了新的征程。我们一直走,走到了陕北。后来,我母亲一直同何世昌生活在一起。何世昌于80年代初去世。母亲的后半生过得很幸福,照顾那些为共和国的诞生留下残疾的荣誉军人成了她的终身职业。

5,杨紫茳的介绍

杨紫茳,出生于山东济南市,中国内地男演员,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2004年,杨紫茳主演了民国爱情电视剧《梦回青河》,正式出道。2006年主演了中英合资剧情电影《今天的鱼怎么样?》,2007年杨紫茳因主演苦情剧《奶娘》,而被更多观众所熟知。2011参演革命历史剧《东方》,2012年主演了青春励志电视剧《山里山外》。2014年杨紫茳参演古装历史剧《卫子夫》。

6,“黄昏菩提清欢巷,木炭沉香傲雨燃。梦回清河梦若真,一片冰心君了然!”这首诗的作者是谁?请各位注释。

首先。这是首现代诗,作者属于即兴而作之句。可以说,是灵感突然而来浑然天成写出来的。因为有很多熟悉的文集名字出现在里面。比如说菩提清欢,是现代的一章有名杂谈名字叫做《菩提清欢》,木炭沉香。可以看出作者应该读过有名的寓言《木炭与沉香》。这个故事原本出自于佛经的。也是很有名的一则寓言。梦回清河,是一篇很有名的小说。被改编成电视剧了现在。一片冰心。网络言情小说有一本书叫做《一片冰心在玉壶》想必该作者也读过。经常读书的人,这些都是比较经常看到的。唐代诗人王昌龄也写过一首诗。很有名。叫做芙蓉楼送辛渐。末句就是一片冰心在玉壶。其二,该作者应该是个女孩子。其三,我也不知道她是谁,反正不是什么古代诗人。而是现代人写的。黄昏菩提清欢巷 是感悟的起引。人生的感悟。诗词属于人生感悟。意境很美。黄昏下的清明意悟般脱俗似的巷子里,珍稀的沉香混杂在平凡木炭里傲然的燃烧着迎着扑落下的雨。(个人感觉第二句比较矛盾。雨落下是扑灭。木炭沉香本是燃烧。这句比较隐晦。另一层意思是。雨是灾难。木炭沉香燃烧的是梦想或者爱情。被雨扑灭了。也绝不放弃。这个看作者的写这诗的时候比喻的对象吧。木炭沉香比方的也可以是男女主角。其中一方家境比较好吧。比喻成沉香。另一方则比喻是木炭。)如果有一天再次回到那个梦里向往的地方。自己那一片赤诚的冰心之坚定如初。那天你会看的到的。但是具体的意思就是。不管经历什么样的处境,她都会始终如一,坚持到底。那颗心不会改变。最后他会看的到。 属于情诗。摘自百度知道

7,谁知道《梦回清河》的结局?

第四十一集

定玉再次哭着要美云能原谅自己,说以后她不会上祖善的当了。美云说原谅不原谅你都会活下去。月明星稀,美云跳进青河,予以清清河水洗还自己的之身。定玉没有勇气下水相救,只在岸边号啕大哭。已病入膏肓,即将离家去宁波看病的祖善临行前对德贤说,他留下一封信,母亲看后就什么都明白了。德贤阅后知道了美云被害的全部真相,连呼造孽。德良大骂祖善混蛋。德良拿着祖善留下的信,要定玉亲口讲出事情真相,定玉跪在德良面前讲出全部实情,她哀求德良不要告诉她的父亲母亲。德良一个耳光把定玉打倒在地,要定玉选择一样:要么她亲口把实情告诉父母,要么亲口把实情告诉国一。定玉请德良再原谅自己一次,德良果决表示,他决不原谅再一再二再三犯错误的人。黄昏时分,万念俱灰的定玉把国一带到青河边,俩人是朋友,抑或是敌人?。许久许久以后,定玉听说,施旺财和马浪荡被一个妓女勾引上了船, 船行河中被人搞翻。定玉猜想把船搞翻的人一定是德良和国一。祖善后来变得呆傻,生活不能自理。

好多年过后,一条小船在雾霭瞟渺的青河中游戈,船头站着思绪万千的老年定玉。小船钻出拱桥,熟悉的乡情尽收定玉眼底。陈旧的水阁边,暮年的德贤抬头认出船头上的定玉。青河依旧,物是人非,往事如烟似梦。